要重新塑造一個環境的文化很難,成功塑造一個環境的新文化是一件有成就感的事,但要摧毀掉自己創造的環境文化卻是一件讓人心痛的事...
 
小時候,老師、同學總愛挑成績好的學生當班長,而我也常「被迫」擔任班長,但我從來不喜歡當班長,國中擔任班長時,甚至每天很討厭上學。我自認為自律能力不差,但要自己去管理別人、領導別人,對我而言,是一件吃力不討好、不討喜的任務。
 
這種想管好自己、而不想擔任領導者的特質,卻選擇了工工系、還立志要當老師,與「獨善其身」的想法簡直相互矛盾。每每在電視、生活中看到主管身份的角色時,總覺得我絕對不會變成那種角色、不會想淌這種渾水。但我往後所走的每一步,卻離「獨善其身」越來越遠,而我也無形中開始學著悠遊於這種領導別人、重塑環境文化的角色。
 
去年八月,我被秘書長告知想找我談談一個二級主管的的職缺。雖然我還不知道到底是啥職缺,在與他面談前,我已經開始思索我要如何拒絕他(是「獨善其身」的心態作祟,加上自己實在太嫩)。職缺標的是學校一個新單位「校友服務中心」的主任職位,我因為具有校友身份(從學士、碩士、博士都在清大的背景來看,我應該是夠純種的清大校友)、管理背景、資訊能力,而被視為適任的角色。秘書長大致跟我介紹這職位的任務後,詢問我的意願,我忘了我的確切答案是啥,大致是:OK, if I am qualified.我自己也很訝異自己為何沒有原本拒絕的堅持,不知道是不想辜負秘書長的好意與誠意,還是自己潛意識裡是有開創一番領導事業的雄心。
 
沒多久,我被引領到未來的新工作環境,想不到原來辦公室裡另一個平行單位的主管是以前的舊識CP,而我的職員是因幾年前大學學測監考而有幾面之緣的YY。沒錯,名字雖貴為「中心」,但就是我一個兼任主管,加一位約聘的行政助理。
 
八月中起,我開始零星地呆在我的新辦公室,適應這個新環境、觀察這裡的文化、這裡的人事物,YY、PC、Prof Chen以及幾位工讀生是小小cubic裡的成員。我承認剛開始時,進入這個新環境讓我不知所措,坐慣自己一人的大辦公室,突然以矮矮OA隔牆與這些新成員共事,著實讓我很不習慣。所以,我大多呆不了太久,大多去瞭解既有業務的執行概況,每次進辦公室也沒有跟大家有太深的互動,像是固定盡義務般地show up and leave,甚至一度有連要喝杯水該怎辦都不知道的窘境...
 
開學前,我開始到辦公室的頻率增加、停留時間加長,甚至午餐也開始待在辦公室吃;而原本系上的辦公室就開始養起蚊子了。而對於校友服務中心的工作,卻僅停留於作校友證、代辦相關文件、管理WebMail、管校友資訊系統、辦校友會相關會議、...等慣常性的工作。而我作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自己「偷偷」把校友會網頁翻新為校友服務中心網頁(YY說此舉讓她減少被校友抱怨的次數)... 而跟單位裡的成員也開始熟起來,從原本的「相敬如賓」,漸漸轉變為「嬉笑怒罵」...
 
但當時其實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很傻,不懂這環境背後已經存在的文化。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