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怎搞的,最近好像跟媒體特別有緣,先是跟研究室學生到野柳出遊被民視新聞採訪,雖然過年時自己Missed掉這則新聞,倒是學生、朋友看到了。想不到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又因為別的因素上電視了...
 
過年前,跟YY一直苦思如何讓校友服務中心的訊息、活動可以讓更多校友知道,我們想到一個辦法,就是請秘書處另一個單位-公共事務組的YM主任幫忙,引薦相關活動訊息給記者,那怕只是在地方新聞的一個小角落,都是我們的一項突破。這個構想,在提供幾次校友服務中心的相關訊息給記者後,依舊石沈大海。我想,我們的活動實在很沒新聞價值(這也無可厚非...)。
 
過完年後,2/27日跟秘書長開完會後,自由時報記者新春例行地走訪校園,YM主任好心地將我介紹給這位記者,閒聊過程,她感興趣的不是校友服務中心的業務,而是我的求學生平,就這樣,我搞不清楚她到底在閒聊、還是再採訪地跟她談了一陣子,還讓她拍了幾張照片。
 
3/5日一早,Frank來了一通未接來電,一個從沒打電話給我的人在這麼早的早上打電話給我,難道出了大事?(原來他是我朋友中第一個看到這則新聞的)沒多久,就在辦公室接到來自中天新聞的記者打來的電話,說他們公司看到自由時報的報導,希望他來追這條新聞。我才趕緊打開辦公室的自由時報,果然看到了那位記者的報導資訊(而且還是彩色的全國版面)。此時開始,辦公室已經掀起一陣小小騷動。
 
沒多久後,中天記者來了(沒多久東森的記者也來了),慌亂之中,一下又是忙自己的工作、一下忙跟記者應對,記者給我的第一個問題就讓我無法回答:「現在教改....,你是怎樣這樣順利地....」之類的問題,我只好喊卡,之後反而是辦公室的職員們、工讀生們比我還會應對,竟然跟記者攀談起來,我印象中,我答的問題不多,主要是我的求學經歷。但很確定地,記者問的兩個問題:「你年輕帥氣(是她講的喔...)有沒有女學生...?」「完全沒有」;「應該有很多學生選修你的課吧...」「沒有,我指派的作業可能對他們而言太重了...」但沒想到中天新聞的主播引言卻是修課率超高、女學生青睞,...看了真是傻眼。採訪的同時,還應記者要求演戲,要呈現師生討論的畫面、要辦公、要拿著我最愛喝的Light Coke、...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