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深夜把妳安置於老家骨灰塔,一切似乎都已經結束、一切似乎又重新開始...
 
這幾天跟大姐奔走各單位,一一將妳的資料註銷,似乎一刀一刀斷了妳跟這個世界的連結;看著每位承辦人員專業卻又冷淡地處理妳的資料時,一陣陣莫名的感慨,諷刺的是,唯一的哀悼,是來自巧遇的舊識者。這幾天跟家人收拾、清空妳的家,在一陣惋惜中,可以留下的、可以轉送的、可以丟掉的,我們都分別作了處理,希望你會滿意我們的處置方式。妳的離開,意外地讓全家人難得地重新再聚在一起...
 
妳很可愛,將跟朋友簡訊的紀錄,一筆一筆手寫轉謄下來,我想,妳應該不知道手機簡訊可以同步到電腦中保存。但這都不重要,曾經聽過別人有類似的舉動,我很清楚,對你而言,這背後代表的意涵。
 
妳靜靜地躺著,像睡著了;黃昏五點,妳的軀體已經不在,看著一片骨灰,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躺著的軀體關聯起來。連夜趨車南下,看到妳的新家時,一種訝異,原來我多年前曾拍過妳的新家。
 
清晨由嘉義往新竹的火車,一切都已經結束,就好像你不曾來過這個世界;只是,真的是這樣嗎?我想,對全家人而言,原來的世界已經多了幾分陌生...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