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走了,我生命中第一個離開我的至親。
 
「燒炭自殺」,一個看似遙不可及的新聞名詞,想不到卻在耶誕節時降臨在我的生活。電話那頭大姊的哭泣聲,開始了我的惡夢,妳的離去,讓我第一次進太平間、第一次進警局作筆錄、...
 
我承認我曾經非常怨妳、氣妳,怨妳的不爭氣、氣妳的不善解決問題、逃避心態,也曾把妳視為我想擺脫卻擺脫不掉的負荷。妳就好像是我或家人心目中的不定時炸彈,只要有妳的消息,十之八九都是不好的,都是妳捅出來、解決不了的摟子,而我也習慣於逃避主動去獲得妳的消息,似乎認為這樣的眼不見為淨可以讓自己盡可能地減少需要為妳擔心的可能。
 
看著躺在太平間的妳,還是很難讓人相信,週日還見面的妳已經從此就不在人世,年紀輕輕的妳竟然是我第一個必須送走的至親,我後悔週日沒有跟你有太多互動,沒有讓妳在離開前感受到我對妳的一點溫暖。
 
重回事發的現場,我真的很氣妳、很心疼妳,為何妳選擇讓這些低廉的木炭結束自己的生命,妳做這些事時,心情到底有多無助?!妳怎會自己一個人做這些事?!看到洗手台上的焦炭,實在很難不去想像妳當時孤單面對死亡的淒涼。看著桌上可能是妳最後一餐的食物時,我眼淚不自主地流下,鍋子裡是你週日從我這裡拿走、母親所準備的補品,是你最愛吃、也特地專程拿走的食物,但妳卻沒有把它吃完,我不知道我該高興妳的最後一餐是來自母親的溫暖,還是該難過於妳面對死亡時的食不下嚥。我很想知道,妳當時的心情是什麼?我多希望不是妳一個人獨自面對這些問題。
 
妳的離去,帶給全家人一陣錯愕與傷痛,妳沒留下隻字片語給家人,卻選擇留了簡訊給朋友;我沒立場抱怨妳這樣的處理方式,畢竟除了金錢以外,我並沒有對你投注太多的關心,但妳這樣的作法,再次地刺傷長期以來在妳捅摟子後幫妳善後的母親與大姊。以前,我很恨妳不成熟的處理事情方式,就連妳選擇離開的方式,都還是一再地強化我這樣的痛恨;但現在我心中更多的情緒是對你單獨面對死亡的不捨與心痛。
 
希望,妳進入的是一個不再是事事不順意的世界...,如果是,放心去吧!如果有下輩子,我還是希望你是我的姊姊。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