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時,我娘告訴我大限之日由一天變為兩天,8/21成了我的另一個大限日。剛聽到時,真想翻臉,所以很不高興地虛應了他要我小心的告誡(我實在不知道她的夢境是啥,但也不想為了此事跟他正面衝突)...
 
講電話時,恰好跟Robert、Goldie一起吃晚餐,所以他們也同時知道了我的兩個大限日;我問他們若易地而處的話,他們會如何面對。兩個篤信命理的傢伙,煞有其事地告訴我一些解套作法,Goldie甚至要我先去「放血」,以化解血光之災的詛咒。一言以蔽之,他們的看法似乎是要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當晚,大姊也打電話來「疏通」,也要我順娘意。當然真正讓我將這件事放在心上的,卻是老二更早先幾日的一封Email;她告訴我:「其實有件事媽有些自責,因為她以前在生下你不久而久之曾夢過祖先要媽幫你剪舌,但是媽不是很在意也沒去作,但是現在媽有時認為這與你個性安靜不喜歡多說話的原因會不會有什麼關聯?...對於做夢的人心理都有壓力的,會覺得似乎沒處理就是沒盡到保護的本份」(有點好笑,我竟是個「個性安靜不喜歡多說話」的人)。
 
被這些看似理性的姊姊、朋友這樣提醒,我承認,我稍稍動搖了。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