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天謝地,這件事還不算讓人失望...
 
今天,我收到這位學生的回信,他說了他的姓名(所以至少應該不是作弄信吧?!)、表示他的歉意。原來這學生已先打電話給系辦,但系小姐請假,週一才回學校,所以他才寫信問我(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何急成這樣)。之所以選擇問我,因為我是系關懷老師(沒錯,不用懷疑,我是!)... 在我告訴他還是得透過系辦得知這些行政資訊,我的角色僅能提供心理方面的諮詢或交流之後(雖然我也只是定期到諮商中心上上課、聽聽演講而已),這件事算是圓滿落幕了。
 
在我還沒從事教職前,曾在工學院擔任行政助理。當時在一個跟院長、系主任餐敘的場合中,某位系主任(非工工系)很不是滋味的發了牢騷:「研究所新生找指導教授時,總來問老師的專長是啥;我都在門口貼上請直接他們上網去查我個人資料的告示,而且面談的時候,是由我問他們專長是啥」。言下之意,他抱怨到底該是老師挑學生、還是學生挑老師。顯然地,這關係沒有標準答案,我之後偶而會跟學生提示這是一種「挑菜」行為,也就是很多時候,學生在選擇指導教授的過程像把自己當到市場買菜的購物者,而老師就像被挑的菜,而且學生往往不自知自己陷入了這種尊卑錯位的態度;這也是何以很多新生寫Email找老師談研究方向時,常得不到回應或吃閉門羹的重要原因。當然,這也並不代表老師有扮演挑菜者的權利;但平心而論,若老師還是一個可以被尊重的個體的話,學生調整自己角色,讓自己扮演被挑選的菜,其實也不算太委屈...
 
感謝Judie的分享,至少我因此知道,遇到無力狀況不是當老師的專利。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