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幾天為了跟研一新生一同擬定未來研究主題,實在有點想破頭...
 
昨天下午在操場跑步時,遇到一位系上大四生,聊到專題進展狀況時,他問我是否曾遭遇想不到問題解法的困境、又如何解決之。我想了一下,我告訴他,我覺得作研究難的部分在於設立一個Well-defined、Solvable的問題,Solution反而其次。當然這可能是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Well-defined、Solvable的問題也許就是因為有預想的Solution存在,才讓它是Solvable的。
 
前幾天,在線上跟另外一個學校的老師聊了他的研究近況,因為他的暱稱顯然呈現他不是挺順意的,發現他在研究方向上的定位遭遇困境。過於大器的題目不太適合初生之犢作,過於狹隘的題目,又顯得小鼻子、小眼睛...
 
作研究,找問題最難,我一直這麼覺得。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