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我的MSN帳號下多了一位新朋友—我的國中數學老師(我猜她應該是在網頁上得知我的MSN帳號)。
 
在MSN上跟數學老師聊了一下她的近況,也輾轉得知以前的一些任課老師目前的去向(尤其是我的國一導師)。在另一個學校的網站中,我找到了我國一導師的資料(很巧的是,我在網頁上同時發現我的一位高中同學也在同一科任教)。不過,網站上沒有國一導師的Email帳號資料,數學老師在MSN上的提示「她們都會以你為榮」鼓舞了我,讓我決定將對他們的感謝、懷念、以及自己的近況告訴他們。
 
同一時間,我心裡卻冒出另一股罪惡感。既然我都試著找到這些國中老師的聯絡方式了,那我更該找到那位讓我懷念卻又有幾絲歉疚的國文老師。不可否認的,先前我一直給自己很好的藉口:「我可能找不到他了」、「他可能已經不在了」(聽起來實在大逆不道),但自己心知肚明,這任務遠比阿亮的超級任務簡單太多。而這個藉口在我尋得國一導師的聯絡方式後,面臨極大的挑戰;加上自己常被認為是「行動派」的人,這樣「光想不練」實在有違個人形象。
 
因此,我開始試著用「孤狗」尋找這個單名國文老師的相關資料。由於單名的因素,所以搜尋所得的大部分資料都是不相關的內容,唯獨有一篇是嘉義市某社區於半年前的留言版內容:「社區內熱心的書法老師**老師問大家,農曆年到了,要不要辦個寫春聯或送或義賣的活動,請大家討論 」。我循線寄了封Email給這位留言者, 期望能藉由她詢問我國文老師的聯絡方式;想不到對方今天就回信告訴我老師的聯絡細節,並提到他的身體狀況不錯。得到聯絡方式後,我用一般信件分別寫了信給我的國一導師與國文老師。
 
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雖然這些信可能石沈大海,但是表達自己真摯的感謝已是一種喜悅與滿足。在一份感謝關係中,享受的不只有被感謝的人,對於提出感謝的人更是種享受...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