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二月農曆年時,我與國中最好的同學「熊寶寶」約出來吃頓飯,過程中聊到母校的一些往事,,他告訴我母校有網頁,也看到一些昔日授課老師的資料;當天回家後,我就上網查了母校網頁...
 
我的國中母校是一所私立、純男生的教會學校,當時我娘為了讓我家裡的小朋友不用課後再補習,所以男的就送往這所教會學校,女的就送往另一所對等的女子教會學校。我在學校網頁上查了一些以前授課老師的資料,發現留在母校的老師已經少之又少,當中還留下Email信箱的更少。我找到兩位女老師(分別教過理化與數學)的Email帳號,也當下分別寫了Email表達我對她們的感謝與懷念。我當時並沒有對收到回信抱有太大期望,原因是我懷疑兩位老師是否真有使用Email的習慣;就算有,也不見得會回我的Email。一週後,我收到理化老師的回信;而數學老師的回信卻是在六個月後的今天收到。
 
除了兩位老師以外,我最懷念的是另一個國文老師。在"我們那個年代"年紀老、講話有鄉音的老師都被稱為「老竽仔」(現在很少聽到這種稱法了),這個國文老師就是典型的老竽仔。當時,大部分的學生都不喜歡被老竽仔教課,而偏好年輕貌美的女老師來教課。這位國文老師當時作了不少「很特別」的措施,如讓國中生的我們背高中生的古文讀選、以考試成績罰款等,不少同學對這樣的措施與他的教學方式感到反彈與怨言,更凸顯這位老師與學生的隔閡之深。
 
畢業時,大家總有把畢業紀念冊讓同學、老師簽名或留言的習慣。這位國文老師突然爆紅,讓科任老師辦公室門口排了一堆學生,因為一堆學生找他留言;而這位老師之所以這麼爆紅是因為他用毛筆親自寫上學生名字、他的留言、以及署名。他的留言不外乎兩個字、四個字或八個字(當時的最高數字),同學們就以字數的多寡來秤秤自己在老師心目中的份量。其實,我也很想讓他在我的紀念冊上留言,但排隊等他留言的隊伍實在太長,所以我並沒有主動拿給他幫我留言。當時,心裡還冒出「世態炎涼」的感慨,想不到這些平時不滿他的學生,卻現實地為了索取特殊的留言而大排長龍...
 
有一天,同學告訴我,這位國文老師請我直接拿我的畢業紀念冊讓他簽,他希望幫我提字。聽到這個消息實在很令人感動,更何況可以不用排隊的方式取得他的祝福語... 如今這本畢業紀念冊已經不見,當時他留了16字的留言給我,即便我不懂箇中含意,但我至今仍記得這16個字:「沈浸濃郁 含英咀華 作成文章 其書滿家」。
 
這個常被我們搞到非常生氣的資深老師,剎時間在我眼前變得很慈祥,我很後悔自己也曾有幾度不喜歡他不生動的教學方式、不吸引人的鄉音,即使同學常說他對我偏心。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