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正式會議或是專業討論的場合中,我心裡總對於舌燦蓮花、不講正事、專門應酬的人敬謝不敏,甚至我必須承認我當時抱持著看不起的輕視態度,覺得這種人的存在是在浪費公事的進行時間;而自己就好像擁有一種專業傲骨一般。但又不可否認地,有時又不得不羨慕這些長袖善舞的人,似乎他們比較吃得開...
 
這種既輕視又羨慕的矛盾情緒,我一直難以克服,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採取怎樣的態度來讓自己不要如此地矛盾。慢慢地,我選擇接受了這種應酬與寒暄行為。以前我總覺得談正事就談正事,不應扯東拉西、更不該把別人跟自己的祖宗十八代都搬出來、攀交情,深深地不喜歡這種應酬文化,覺得這樣的行徑很虛假。但慢慢地我發現自己會認為這些應酬是虛假的前提在於我對對方並沒有真正的誠意。固然在商言商,但人跟人的關係就只有這樣關係嗎?兩人之間即便有公事關係,依然可以同時存有私人關係。這種私人關係的存在並不盡然是為了公事關係打通關、求方便、走後門,有時藉由良好的私人關係,公事可以進行地更順利,因為雙方可以在相互瞭解、不存芥蒂的前提下,更精準地表達彼此的想法,本質上並不是件壞事。
 
觀念這樣一轉後,我比較懂得跟別人建立關係。在真誠的前提下、基於關心的立場,我也願意操作看似應酬式的寒暄。以前我會擔心別人是否會因此認為我另有目的;現在,我還是有這種擔心。但我知道,若別人會覺得我的寒暄背後別有用心,那是我的誠意不夠,絕不是寒暄這個行為所致。我該注意的是我的誠意,而不應在意於是否需寒暄。既然如此,出自於關心的寒暄,即便出現在公事場合,對我而言,也不再被視為不可取的行徑,甚至我珍惜它的存在...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