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了老師,才知道畢業對老師與學生有全然不一樣的心境。
 
今天參加了大學部06級的小畢典(這是第二次參加系上小畢典;去年因出國而無法參加)。系上小畢典固然越來越推陳出新、目不暇給,但不變的是它帶來的歡樂與感傷。雖然自己沒成熟到、也沒資格可以當這些學生的爹娘,但看看這些以前曾經讚美過、唸過的學生,隨著畢業典禮的到來,全都化為不捨。每個小大人的樣子似乎都變了,幾分純真、卻又幾分成熟;幾分靦晪、卻又幾分世故;幾分幼稚、卻又幾分懂事。雖然自己沒有在他們身上發揮太多影響、幫助,但還是有一種替這群小大人要進入新階段而不自主產生一種喜悅與期盼,也多少體會父母是怎樣默默看待每個小孩的成長...
 
我沒有太多學生時代畢業典禮的回憶,我畢業的時間都是同儕還處於在校階段的尷尬期,高中在暑期輔導的某天開始默默地離開了學校,僅領了一張修業證書;大學在趕設規期末報告中結束了大學學業,印象中是自己到教務處領回畢業證書的;碩士更是直接繼續念了博士。只有博士階段,家裡人開心地來幫我照相,但也一樣少了同儕,在校長撥穗後,我拿到我人生的第四張、也是最後一張畢業證書。同學常笑我人生還有啥意義與樂趣,少了這麼多畢業典禮,畢業儀式也好像偷偷摸摸地就不見了...
 
是的,我的人生的確少了這麼點被祝福的意義,就好像我不需要祝福一樣地失去了祝福...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