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跟Goldie、Nelson、DaWang、Robert等大學同學在竹北大和殿吃了三小時的爆料晚餐,除了猛爆不在場同學的料外(這些人的耳朵想必很癢),Robert也引出了一個「失根的蘭花」的問題。
 
「失根的蘭花」是”我們那個年代”的國文課文之一(作者是理工背景的作家--陳之藩)。大學同學們不少已經離鄉背井在外地置產,有的甚至長時間配合公司的政策待在國外、大陸,在外工作奮鬥後,真正讓自己舒服、放鬆的地方是我們認定的基準,每個人對於「根」的結論都不一樣,有的人認為「根」是自己的老家、有的人認為「根」是自己新創造出來的「家」。
 
不是很瞭解大學老師工作內容的親友或學生常會問我:「老師放暑假不回家嗎?待在學校幹嘛?」面對這種問題我常有兩個疑惑:(1)為何放暑假就得回家?(好像大學老師除了教書就沒別的工作)(2)為何認定我放暑假沒回家?對我而言,新竹已經是我的家、我的根所在,留在新竹就等於回家,雖然對新竹的情感沒有對嘉義來的深厚,但真正讓我有回家感覺的是回新竹的”新家”,而不是回嘉義的老家。嘉義老家對我而言作客心態已經高於回家心態,產生的是另一種無形的壓力。
 
每個人的根隨著人生歷練改變而改變,對於根的感觸隨著人生歷練而加深,越是在外顛沛流離、越是企盼一個可歸屬的根。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