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學後,我一度為了順應社會價值而想要轉電機、資科等科系,甚至一進大學的計概(I)都是選擇資科系的課程,對工工系也抱持一種過客心態。若說工工系不是我基於興趣所作的選擇,那電機系、資工系也不是。但不知為何,唸了一年後,我卻沒有選擇轉系。這種嚴重的過客心態,明顯地反應在同學的觀感中;Goldie曾開玩笑地告訴我:「當我知道班上兩位同學轉電機系的消息後,我只冷冷地問另一個人是誰,…」,甚至一位成功轉電機系的同學還私下感謝我沒有提出轉系申請,否則他應該會被擠掉,而無法順利轉系(據他說法各系轉入電機的Quota是固定的,但此說法正確性不得而知...)。

 

念了將近一年的工工系,我明顯地意識到,我是為轉系而抱持轉系的態度,我並不是真的想念電機系、資科系,就如同當初高二遞交志願卡當時一樣,我並沒有特別想念或特別不想念特定科系。經過大一一年,我體認到與其他科系相比工工系課程的負荷相對較輕,我若真有興趣念電機、資科,我可以修課就好,不一定得透過轉系來凸顯自己的定位。就這樣,大二起就抱定資科系雙學位或輔系為我的目標,也因此在課表的安排上,也盡量選擇能夠兼顧兩系的課程。不過,這個想法又在得知自己可以大三提前畢業而又終止(但此點卻也是當時在直升口試時面對的最大挑戰,當時有位系上老師建議我無須急著進入研究所就讀,可以利用大四時間好好把我的輔系或雙學位修畢,作為進入研究所更紮實的基礎)。

 

在「工頭」、「廠長」、「沒自信」、「公公」等刻板印象下,我無從也不想為自己辯駁自己的選系結果,但我告訴自己一定要用努力與時間證明這些刻板印象的不合理性。同學會中,選填第二類組的我本就是非主流,更何況是大家不熟悉的工工系,同學會半開玩笑地詢問我的「工頭之路」,似乎對他們而言「工工」與「工頭」已被劃上了等號,。如果說,小時候的志願是導引我走上教書一職的主因,那「工頭論」就是把我將業界工作徹底劃清界線的導火線。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