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是我教學生涯第一個熟識,也是熟識最久的學生,但他卻從未上過我一門課。
 
剛到大葉大學任教的暑假,我當時尚未有自己的辦公室,所以就窩在系辦工作,而Wing當時正擔任系辦的工讀生,由於這樣的關係,我們有機會相互熟識,他告訴我許多員林、大葉的一些生活資訊,讓我能更快適應當時的環境。開學後,他帶另一個學妹SR、也是他的女友來跟我認識(後來她成了我的專題生),就這樣一年的大葉任教生活就有不少時間跟這對情侶耗在一起,除了吃飯、宵夜外,還多次處理他們之間的感情問題,甚至有次還三人沙盤推演打算聯手擒拿他系的色魔老師,而演了一部類偵探的戲碼,結果是虛驚一場...
 
研究所階段一度以為Wing要朝演藝之路邁進,Wing還曾經要在清大的我幫他錄下所有他參賽的節目,結果也僅是驚鴻一撇,後來得知他到某知名集團下的公司擔任PM,也為他高興不少。這期間他幾次來新竹出差會找我一起吃個飯,聊聊他的近況(工作居多)。當時他在公司很忙,但他一直很珍惜能夠以私立大學研究所畢業生之姿進入該公司當PM是他的運氣,所以他也一直視這工作是他很好的學習機會。我很佩服他能有如此正面的工作態度,所以只要認識他的朋友面對工作的挫折,我都會以Wing為例子勸他們修正自己工作態度。
 
Wing進入工作後,也換了一個新女友Ginger,我們先前也見過幾次面。昨天凌晨時,Wing在MSN上告訴我,他要換工作了,並跟我約了當晚一起吃晚餐。晚餐時,Wing的十句話中有九句話在抱怨他的主管(這跟我面對大部分換工作者的情況一樣);晚餐後,我們一起去接Ginger下班,準備一起去85度C喝咖啡。在路上,Wing告訴我,不能再提他主管了,因為Ginger告訴他:「你一直不是個喜歡批評別人的人,為何要因為你的主管而改變你,...」所以再Complain主管,她可能會不高興。我當時告訴Win,要好好珍惜這個懂事的女朋友(因為我覺得她點出了你我都會存在的盲點)...
 
記得在清大上工統時,我曾轉寄一封文章給修課學生,內容大意是不要因為別人錯誤的行為而影響自己的行為,也得到了一些學生私下的迴響。我們很容易因為別人的錯誤而讓自己有錯誤的藉口,如因為別人常遲到,所以自己也不用準時到;我甚至聽過因為學生剛上課時會吵鬧,所以老師選擇晚點進教室的論點,基本上我並不認同這樣的冤冤相報。
 
但「以眼還牙」真的是對得起自己的作法嗎? 在多年以前,我會以為是的;但多年後的我,不再這樣認為...
 
<待續...>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