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由許多不同階段所構成,人總會為每個當下階段設立目標,並以為過了這個階段、完成了這個目標,一切就海闊天空了...
 
在高二參加聯招、放榜後,我已經沒有繼續念高中的慾望,認為只要脫離高中,大學生活就是自由、豐富的;所以在考得不盡理想的狀況下,還是選擇離開高中、進入清大工工。大學生活中,我卻沒有如預期地過著自由、豐富的生活,還是積極於學業、家教,忙碌程度比起高中有過之而不及,只因為心裡有了另一個目標。博班結束,我等待結束學生階段的這一刻降臨,我以為我已經是個絕對自由人,我可以好好決定自己生活的步調,但服役生活讓我再將自由的期待往後延兩年,我當時在想,只要我把兵役服完,我一定可以好好找個教職,慢條斯理地教書、不疾不徐地作研究。但事與願違,初入職場卻是讓我感受到未有預期的壓力,這情況在我剛回清大工工任教時尤為明顯。能回清大工工教書一直是我不敢相信、也不在我預期之中的人生之路,這裡有的是許多在國內工工界佔有一席之地的資深教授(甚至很多是我學生時代的老師),我的自由想法再次幻滅、再次陷入階段目標的輪迴中,只是這次的目標改回找到自己的Postion、符合六年內完成升等的基本要求。
 
在我還沒完成副教授升等前,一次系上尾牙的機會,王小璠老師跟我說了一段話,至今仍讓我印象深刻,也讓我對人生階段與目標有了不同的體悟。她說:「我們都以為當上了教授就該很輕鬆,但我卻一直都覺得每天很忙...」王老師是國內Fuzzy、OR界的翹楚,是我相當敬仰的老師之一,從她口中得到這樣有代表性的提示,對我這種後生晚輩尋求自由、海闊天空的想望,無疑是提前地宣告死刑、自覺自己太天真了。果不其然,在我升等副教授後,這種匹極泰來的安逸情緒沒有在我心中停留太久,取而代之的是繼續努力教授升等的目標...
 
很多朋友會有「等我賺夠***的錢,我就要退休,好好養老...」的想法,但多少人真的達到目標後能真正放下,還是沒等到目標實現前,就已經因為視野不同而不斷上調目標,而只能陷入追逐目標、卻永遠無法達到目標的輪迴中?往好處想,人是期望進步的;往壞處想,人是不知足的... 就好像爬山一樣,以為攻到當下這座山的山頭,就征服了一切,但一旦到了山頭,卻又發現另一座高山,完成征服的快感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征服下一座高山的慾望...
 
多年以前,我認識另一個學校的博士生,他很有勇氣,他甚至有勇氣地願意放棄即將到手的階段目標與努力、重回原點,只為保有自己的價值觀與骨氣;我佩服他不全然陷入追逐階段目標的輪迴,而且知道自己在作啥。多年前他在下決定時,我告訴他:「我為你的行為鼓掌,但也同時為你的未來捏冷汗...」。今日得知好友家庭、事業兩得意,僅以此文勉勵、支持這位好友,希望你能繼續努力...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