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意外地收到來自印尼二姐的Email(大概一兩年沒收到她的Email了)...
 
信的前半段是要我好好照顧自己,一再強調老媽很擔心我過度操勞、飲食不健康、不正常等問題(雖然我一直我覺得我很清楚自己在作啥,也很定期地作健康檢查)。信後半段則是讓我慚愧的提示,希望我能多關心老爹與老媽,她告訴我「其實在爸媽眼中你是我們家的驕傲...」,雖然我認為自己不算是啥驕傲,就算是,也不算是家裡的唯一驕傲。從小,我就不喜歡老爹、老媽逢人就講自己學業的表現,中小學的名次、跳級經歷、幾歲拿到博士、大學教職... 到慢慢習慣他們這麼一點成就感。弟弟的老婆曾在我前往大葉任教找房子時跟我說過(因老媽又不自覺地跟房東攀談我的履歷):「習慣吧!我若是有你這樣的兒子,我也會這樣宣揚!」大學同學Robert也曾跟我講過,他考上清大讓他老爹在親戚間驕傲了起來,他也說了他如何看待自己為父親所創造的驕傲... 由於這種例子屢見不鮮,老爹、老媽的表現對我而言也不再是那麼突兀...
 
在我漸漸習慣自己可以創造驕傲給老爹、老媽後,我的人生目標陷入了追逐更多期望可以讓他們持續滿足的驕傲,就好像這些驕傲可以取代我對他們的疏於關心、就好像追逐這些驕傲是我最好的不回家藉口。但二姐的一句「我感覺到爸爸的時限是慢慢逼進...」讓我有新的反思...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