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在家門口上了往高鐵站的計程車後,第一時間計程車司機馬上給了我一句話:「拎母啊謅『厚操煩』吼?」(你母親很容易操煩吼?)我點頭如搗蒜。


「攏阿捏啦,阮母啊馬謅『厚念』ㄟ...」(都這樣啦,我母親也很愛念)我看了一下那位司機,我想他的年紀應該比我還小吧。「一個人擱一款性」(每個人就一種個性)司機口氣中帶點無奈、卻又帶點釋懷。


這句話,我一直想。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