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父親走後,他很怕一件事,就是看到手機裡來自嘉義老家的未接來電;尤其當未接來電已經不小心被積了很多通時。每次回撥未接來電,他總得稍微作點心理準備。

 

「嘟... 嘟... 媽!哇**啦~」(媽!我是**啦~)

 「挖嘎裡共喔,拜五、拜六救寒喔,哩愛請喀嘴咧...」(我跟你講喔,週五、週六非常冷喔,你要穿多一點...)

 「賀啦!」(好啦!)

 「咖... 嘟嘟嘟... 」電話那頭的人一兩句話掛掉電話、留下電話這頭的人莫名其妙地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以前,他會自以為是地在心裡埋怨著電話那頭的人無聊、拿這些他比她還清楚的小事來干擾他忙碌的工作,簡直「沒事找事作」;現在,他只是心裡暖暖地、淺笑地想著:「原來沒事」。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