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秘書處尾牙時,某位同仁告訴我,她的小朋友想要抱我一下。因為平時跟這小朋友算玩慣了,所以我很不假思索地答應了她,心裡也準備接受小朋友一個戲謔式或摧殘式的擁抱。

沒想到的是,他先是頓了一下,然後竟然就直接向我撲過來、緊緊抱著我的腰、頭貼在我腰間、...,跟我的預期落差極大,畢竟前一刻我們彼此還在打鬧。

而在那當下,我也收起了玩心、笑笑而輕輕地摸摸他的頭。

這應該就是一種「被需要」的感覺吧。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