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一般公司行號的開工日,但學校行政體系正式上班日卻是明天,所以今天我選擇不去學校。

這樣的一日之差,是我愜意地到各金融機構辦事的好機會。今天,為了不同的目的,我分別到了玉山、兆豐、土銀、台新、郵局等機構處理各項事務(不由得要抱怨自己為何有這麼多戶頭,而且重點是存款又沒多少...),也趁此機會順便把許久未登載交易紀錄的存摺帶去各機構刷一刷。有了往年的經驗,今年我先趁上午跑步時觀察各機構開始營業時的人群;九點多,各機構的人潮還好、可接受,晚點過來辦事理應可以輕鬆愉快。


照片 023.jpg


跑完步、洗過澡後,上午十點半,各機構的等候人數跟一個多小時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進了郵局,雖稱不上人滿為患,但也不免讓人心驚。What?!等候人數50人?!好吧!抽了號碼牌,把不用等候的寄包裹任務完成後,我就先轉往各家銀行,打算晚點再回來試試。

玉山銀行沒讓我等太久,把支票匯入戶頭、補登交易紀錄後,我換了一本新存摺,Great! 陸續地,兆豐、土銀也讓我順利完事;同時間我也順便繞往旁邊的郵政總局,這裡等候人數更多達60多人!算了,也抽個號碼,先去台新銀行好了。

握著兩本台新的台幣、外幣存摺,我這才發現自從95/02開戶後,兩本存摺就從未補登交易紀錄了。補登機嘰嘰喳喳地補登一筆一筆的歷史資料,一開始我還很悠閒地在補登機前使用著自己的智慧手機,漸漸地,我後方已經排起一些人等我完成補登作業,甚至有人還不耐煩地往前探頭,好像深怕我佔著茅坑不拉屎、或是補登機是否故障。補登機每嘰喳一聲,我就多一分不好意思,更別提機器上顯示要我再翻頁時,我所需承受的羞赧。但洗頭總不能洗一半,刷到連存摺最末頁的「台新銀行分佈據點」頁都印滿了我的交易紀錄後,補登作業還是沒有結束。唯一慶幸的是,我終於有個好理由離開那個讓我不好意思的位置了。轉向櫃臺時,警衛伯伯勸我晚點再過來換摺,四點以後人比較少;我聽從了他的建議。

這時,我再重回一開始已經抽了號碼牌的郵局。也許是在台新門市裡補登資料耗了太久的時間,我早先抽的號碼牌早已過去了,只好再重新抽另一個新號碼;這時,我再重回一次郵政總局,而我手上的另一張號碼牌一樣成了過去式,就這樣我來回在這兩個郵局間。

在郵局裡乖乖等到自己的號碼後,服務小姐拿過我的印章、確認我的身份後,幫我換了新摺並補登過去的交易紀錄,時間一秒一秒過去,全新的存摺刷了半本以上後,小姐有點無奈地請我再把印章給她,她說那本新存摺勢必不夠補登我的所有交易資料,她需要再換一本新的存摺給我(我想,她心裡應該有暗暗地在怨我吧...)。身後一堆等候的人,每刷一筆紀錄就是一次煎熬;終於,它結束了,小姐遞給我三本存摺後,仔細一瞧,當中竟有一冊連封面都沒有打上我的識別資料(真糗...)


照片 001.jpg 


下午,因為沒仔細注意時間,我趕在台新銀行五點結束服務的五分鐘前衝進門市。一進門市,眼見所有櫃臺服務人員已經開始清點自己的鈔票、看似準備趕緊下班的樣子,警衛伯伯幫我問著:「有誰可以幫忙這位先生補摺嗎?」只見服務人員彼此互望:「你那裡有沒有新摺?!」「...」終於決定了一位小姐幫我換摺。這位小姐算是有耐心,不疾不徐地幫我找了本新摺,開始補登我還沒完成的資料。我心想,上午我已經補登足足一本存摺的交易紀錄,應該沒剩多少資料需要再補登吧!?(郵局那個換兩本存摺的事件終究不會在這裡又重演的...吧!)此時我手裡的另一本外幣存摺也被眼尖的行員瞧見,她很客氣地問我:「那本也需要整理是嗎?我待會幫你一起處理。」我微笑點頭回應。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警衛也開始將鐵捲門拉下。一個偌大的銀行門市裡,我是唯一的客戶,襯著已經開始收拾起自個兒座位的多位服務人員,我心裡甚是「稀微」,真後悔自己怎會挑這時間進來。除了忙著處理我業務的服務人員外,其他人也開始比較起自己今天所處理的客戶數:「我今天397個...」、「今天的量已足足是以往三天的量...」、「...」。而我面前的這位小姐就是不斷點著滑鼠、不斷地翻頁、時而吐著大氣,她每翻一次頁,我就覺得自己的頭要往下垂一次,... 「你這些資料還得再換一本喔!」(我心想:「什麼?!!郵局的狀況又重演了!更糟的是,我還霸佔了人家的下班時間,真是太糗了~」)

桌面23.jpg 


好不容易地,我的台幣戶頭被處理完了。當時,我好希望把自己手上那本外幣存摺藏起來,但這又是一個「洗頭不能洗一半」的問題。那位小姐收下我還沒登錄過任何交易紀錄的外幣存摺,我心裡只能暗暗希望過去的外幣交易千萬不要太多啊!只見小姐試刷了好幾次,都無法順利補摺,她請我可以先去等候區坐著,她認為磁條已經無法正常被讀取。幾番折騰,看著服務小姐盯著電腦畫面東查西找的,心裡真想不好意思地直接說跟她說:「沒關係!我自己再找機會處理就好了,我已經耽擱你太久了。」最後,她終於查出原因,因為我曾申請了某種服務,所以只能在線上查閱外幣交易紀錄而無法實體登摺。不好意思地向她道謝後,由另一行員引領我從側門離開;「今天還沒開工?你鴻海的吼?!」我很不好意思地回應:「我在學校工作」。在那名行員的幫忙下,我從緩緩升起的側邊鐵捲門鑽出了銀行,鐵捲門裡面那頭還直說:「慢慢來!你不要急啊!小心啊!」(我怎可能不急?!)

看來,以後透過網路銀行方便地、有效率地當個「您是匯款迅速的好買家」的同時,我也不該忘了得時常記得補登存摺啊~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