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陪母親進開刀房。

手術前,護士小姐詢問了母親的相關資料(基本問診),就請母親將手提包、外套交給家屬,並換上醫院準備的外袍。滴了幾滴散瞳劑後,母親被要求閉上眼睛,以讓瞳孔能更張開。閉著眼的母親像在沈思,我站在旁邊沒有作聲,就這樣一直靜等著醫生完成前一個手術。

突然間,母親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要我打開她轉交給我的手提包,閉眼的她要我幫她找一個擺在側袋的一個小紅袋;找了好久,終於讓我找到,它上面寫著「北港.天上聖母.香火」的文字,原來它是個平安符。將它遞給母親後,她就將它握在自己手上,繼續靜靜地坐著。

幾個小時過去,手術結束,我倆搭計程車回家。一回到家、脫了鞋,母親要我幫她抽出大廳的一支短香、四支長香,並要我幫她點燃(她被醫師吩咐不能碰火)。接過香,她靜靜地在前廳的佛桌前虔誠祭拜。

在那當下,一切都很安靜,安靜到我不想問任何問題、回答任何問題...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