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我收到一位老師的Email回信。在Email的最後,他告訴我,他在六月底就要離開學校,但若我有需要,我還是可以找他幫忙。

看了這段話,自己心中突然有種很難過的感覺,所難過的不是我原本Email所在意的事,而是他的即將離開。我無法具體表達我對他的感覺、對他的尊敬,也無法具體描繪他到底讓我想到了生命中的哪些重要人物(雖然我心裡其實已經有了答案),這難過之強烈是發自內心的眼眶泛紅...

同學們,請珍惜這最後的機會;我也在努力作這個珍惜,雖然這個體認來得有點晚...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