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準造成差異、差異造成距離、距離造成隔離、隔離造成孤單、孤單造成寂寞。。。

為什麼「所謂的色盲者」看到的顏色世界是有問題的、而「所謂的非色盲者」看到的顏色世界才是正常的?那色盲檢測卡是不是主流的「所謂的非色盲者」所設下的標準?而紅綠燈也是為主流的「所謂的非色盲者」設計、而不為非主流的「所謂的色盲者」設計?

經過相關新聞、網路訊息報導,不少人在制裁罷凌者、撻伐罷凌者,言論與手段之激烈實遠超乎於原罷凌者,自認為主持公義的制裁者某種程度也在以更激烈的手段罷凌原罷凌者;那些撻伐「在日本震災中失言的基中高中生」者,暴劣的撻伐措辭與行徑也不亞於被撻伐者,甚至很可能在平時偶發的民族情節作祟時,也曾有過像此位高中生一樣的措辭與心態。難道謾罵「謾罵者」不算謾罵?罷凌「罷凌者」不算罷凌?這箇中標準到底又是什麼?

為何「所謂的色盲者」被稱作色盲、而不是「所謂的非色盲者」被稱作色盲?若因為辦色能力少了什麼而被稱為「色盲」,那相較於那些還能多看到些什麼的人而言,「所謂的視力正常人」是不是該被稱作「盲人」?

某種程度我們都可能不經意地透過「規模大的主流」來設立標準並對「規模小的非主流」罷凌、甚至自我感覺良好地合理化這個罷凌行徑。。。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