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過完年後回到新竹的當天,老爸走了。

當天天氣冷冷的、新竹微雨。一到新竹家,就打電話回嘉義詢問老爸在加護病房的狀況,未料竟不是病情漸趨樂觀的消息,反而是嚴重惡化的消息。當時電視播的畫面是「十月的天空」,是一部描寫父子關係的佳片,我一整個人楞在沙發上,不知該怎辦、該怎樣想之後會發生什麼狀況;我只知道自己是用著濕潤、迷矇的眼睛看完這部片的。。。

我以為DD的造訪能讓我假性地忘掉這件事。吃過晚飯後,DD終於開口問我,「你爹現在怎樣了?」摩托車上的我其實強忍崩潰地交代狀況,我知道DD也感受到在此提問之前的歡笑其實是掩飾的假象。晚上,等我再打電話回家,一切就已經幾乎成過去式了。那時,沙發上的我,裹著身旁的兩張毯子,卻還是發自骨子裡地抖著。。。

至今,我都還在懷疑,當天,我是不是潛意識地想逃避面對這件事而選擇離開嘉義;那是我最常想起的一陣寒流、最冷的一天。。。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