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29-B-媽媽的粽子-002.JPG  

老三走了後,老媽幾乎不再來我新竹的家,因為新竹的家曾是老媽與老三的會合點;老三來這拿走老媽親手包的粽子、熬燉的補品、...,然後以幫忙老媽清理我新竹的家當作回報老媽的報酬。沒錯,我是這場交易中只有收穫、沒有付出的得利者,但我卻非常不喜歡這樣的交易。只是,這場交易,隨著老三的離開而結束。

 

今年的母親節,全家延後一週回『嘉』慶祝;回新竹前,老媽告訴我她已經預先將今年端午節的粽子包好,要我回程時一併帶上新竹,她不再專程上新竹來了。

 

------

 

多年前,老媽一通電話,告訴我當天黃昏要專程將她當天剛包好的粽子從嘉義帶上新竹給我。

「吼~不用那麼麻煩啦~你直接用寄的好了~」當時的我滿心不悅地應著。

「哪會麻煩?我坐車上去就好了啊,用寄的會壞、會壓到...」我心裡想著,怎麼老媽妳可以這麼沒Sense、有種東西叫低溫宅配,生氣的我卻懶得解釋,因為我知道她也不會聽進我的建議。

「我不方便啦~」我沒好氣地回著...

「你只要到車站來拿就好了啊,哪會不方便?我自己再直接坐火車回嘉義... 老大也會到新竹車站會合...」心裡想著,老媽妳這是何苦... 同時間怒火持續在心裡燒著...

「吼~你為什麼要這樣?!... 賀啦賀啦,你歡喜丟賀... 」我極度不悅地掛上電話。

 

不知怎回事,當年的當天黃昏,天空竟下起傾盆大雨,是一種打在臉上著實疼痛的那種大雨;我不知道這場大雨是對老媽的懲罰、懲罰她不該對我這樣好;還是對我的懲罰、懲罰我不該這樣不識好歹。在往車站的路上,我心裡不斷應驗著自己一開始的想法--「就要妳不要過來,妳看,妳就一意孤行,搞得大家都很麻煩...」但心裡實際卻也伴著矛盾的情緒,我濕透地站在車站出口等著老媽的出現,但其實心情是相當複雜的。

 

沒多久,老媽提著兩紙箱的粽子在月台出現。她掛著一點微笑,但我知道她心裡卻夾雜著大雨的歉咎;而我掛著一臉不悅,但我很清楚我心裡卻是帶著對她遠程而來的歉咎。沒多久,老大也出現了;老媽逐一交代紙箱裡的東西、每樣東西該如何處理與保存,同時要我放心她已經將所東西都包覆妥善、不用擔心碰雨。她連忙喚我趕緊回去,她要自己再待在車站等下一班車回嘉義。我知道,順著情緒,我該當下離開;但我也知道若我當下離開,我會在既有的後悔中再更後悔,我只是靜靜地在車站陪老媽等著下一班火車,過程中兩人幾乎不發一語。

當天,在騎車回家的路上,我很生氣、生氣老媽為何要讓我這樣歉咎;我很難過、難過到誤會是老天下的大雨把我的臉弄得這樣濕。

 

------

 

我知道,終究會有一天,我不會再有機會吃到這樣的粽子。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