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喜歡在決策的過程中「高度參與」、甚至影響決策結果的方向以遷就他。但當大家做了某種程度的犧牲或轉變,使決策結果真正配合他時,卻又以各種理由不願參與、不投入;但事實上,明明早在決策結果產生之前,這些理由早已存在。

有些人喜歡信誓旦旦地下承諾,但在履行承諾的過程,卻不斷帶入自己的限制而企圖改變承諾;但事實上,明明早在下承諾前,這些限制早已存在。

當慣「雷聲大、雨點小」的人,無疑在磨耗自己的誠意,以後再故計重施打大雷也驚動不了人了。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