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為了讓導師與學生間有互動的機會,設計了一個導生密碼的制度;這制度本質是--學生若要完成選課作業,必須主動向導師索取密碼(以製造師生互動的機會)。

為了不辜負學校這制度的美意,我實在不打算像部分老師那樣將所有的導生選課密碼直接公佈出來。本週三,在獲悉自己的導生名單後,我曾主動發Email給所有導生(共六十多位,大多為大一、碩一的新生),告訴他們我將是他們這學期或未來多年的導師,他們若需要選課密碼,可以主動向我索取。(我相信,這樣的行徑,可能會有老師或學生會認為:「你為何要多此一舉,你直接把密碼寄給他們不就省事多了嗎?」)

今天是週末,一大早跑過步後,我就北上到台北開會、並與朋友小聚,並在晚上回到新竹。這段時間裡,我的信箱有兩封來自同一位大一導生的Email:

(1) 信件時間:9/17日14:38、信件標題:「導師密碼」、信件內容:「請問導師密碼是多少@@」 (以上內容不多不少、一字不漏)
(2) 信件時間:9/17日20:08、信件標題:「導師密碼」、信件內容:「導師密碼是多少@@」 (以上內容不多不少、一字不漏)

我心裡著實沈了一陣;往壞處想,他已經是大一了;往好處想,他才只是大一。但不管怎麼想,我想未來應該有很多課題等著我學習了。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