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飲料店櫃臺邊,沒想法的我想要取得店員的推薦:「你自己都喝什麼?」店員很老實地告訴我說:「我都只喝白開水或偶而喝喝綠茶... 因為這些東西我已經都喝到膩了...」;我莞爾一笑。

 

在我念大學、搬入嘉義新家前,老媽在嘉義老家賣早餐,她每天得一大早起床「ㄟ」豆漿、泡麵粉作蛋餅、蒸饅頭/肉包... 。但是,我們的早餐並沒有因此獲得特權,相反地,這些看似還算豐富的早餐選項中,很多單價較高的項目是我們家小孩所碰不得的。舉例來說,那時玻璃瓶小罐裝的巧克力奶就是我們碰不得的項目(那時一瓶賣價12元、進價8元),只有在我們有"特殊"良好表現時,它才會成為犒賞我們的獎品。

 

在當時,豆漿、肉包、饅頭、蛋餅簡直讓自己吃到怕了。但離開嘉義後,這些曾經讓我膩到怕的東西,卻是很讓我懷念的味道;比起精緻的蛋糕,我還是很常買簡單的青蔥麵包、克林姆麵包與豆漿。

 

有時,咀嚼著這些味道,我會想起這些東西過去有時會成了我們的午餐,而每當這個情況發生時,我一定滿臉不悅、氣到嘴巴可以吊三斤豬肉;即使當時自己明明就知道,它們更常是老媽的午餐。

 

現在,青蔥麵包一個賣22元;而在當時,它一個只賣5元。我現在竟然花好幾倍的金錢去買小時候很便宜的回憶...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