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在開會中途,我接獲研究室畢業生小黃的電話:「老闆,問你一個問題,你是不是有一個弟弟叫『侯建安』?」當時心裡很納悶,小黃跟我弟弟要如何扯上關聯?!「我在蘋果日報看到他的名字,而且看起來跟你弟弟很像...」我心裡想著:「蘋果日報?!聽起來就怪怪的,好像不會有啥好事的感覺...」我有點緊張地問:「那是好的新聞、還是壞的新聞?」「當然是好的...」

 

我連忙從會議室跑到隔壁負責學校新聞的公共事務組去,因為我知道那裡會有蘋果日報。翻了片刻,一度以為應該是蘇花公路崩毀事件的某新聞不小心提到他的名字吧?他去支援相關任務吧?心裡還想著剛剛為啥沒跟小黃問清楚到底是那個版、哪個新聞的哪一段提到他。沒多久就發現有個不小的篇幅講著他的事(的確,比我以前上新聞的任何版面都還要大得好多...)。

 

我仔細看著新聞,心情很複雜。公共事務組裡的兩位同仁也湊了過來,我告訴他們:「這是我弟弟。」「真的?!」他們很驚喜地想跟著看個究竟,但他們接過新聞、仔細看了新聞,我也看出他們心情的複雜;他們從滿懷喜悅轉為不知道對我講些什麼才好。我知道那是一種令人驕傲卻又冒出許多「What-if」不捨的複雜情緒。我想,大學聯考後,在老弟捨交大管科系念警大的那一刻起,應該沒人會預期有這一刻的發生。

 

當時,我打算把新聞裁下來、護貝,連同先前小時候的照片一起寄給嘉義的老媽。以前老爸在時,會把我的新聞貼在客廳;如今老爸走了,也許老媽也會想把這則新聞貼著。

 

我拿起報紙問:「我可以有...」「沒關係!那張報紙就給你了。」

 

(新聞: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921899/IssueID/20101029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