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搭高鐵,習慣在線上訂高鐵車票、到7-11門市取高鐵車票。

第一次到7-11拿高鐵票是一個快樂的經歷,那時我還在學習用iBon買車票的付費流程。猷記當時,我手裡拿著iBon印出的高鐵付費單、一堆其他帳單、iCash卡準備結帳,卻換來「先生,高鐵車票不能用iCash結帳喔、不過手續費的部分可以...」。那時很糗,身上所帶的1000元還差個零頭才能付清所有的帳單加上高鐵車票的費用,正愁著不知該如何取捨時,店員冒出一句溫暖的話:「沒關係!零頭部分沒有關係...」當時,我除了感激、還因此知道原來高鐵帳單有特別的繳費方式。

為了避免繳費的麻煩,之後我開始選擇在線上先將高鐵車票費用付了、再到7-11用iCash繳手續費、取票。為何這樣做?我想多少是自己心中那股愛實驗的心態在作祟吧。一開始在門市時,我會直接將繳費單、iCash卡交給店員結帳,機靈而專業的店員會第一時間直接處理掉;不專業的店員通常會冒出一句:「這個不能用iCash(結帳)喔」,通常這時我就得解釋一次那帳單上只有手續費、手續費可以使用iCash繳款,店員也會半信半疑地遷就我、然後發現自己原來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漸漸地,為了避免這種困擾,我改變我的語言,我選擇遞出帳單、iCash卡並說「這只有手續費」,有些店員會狐疑地看著我、搞了半天,才把帳結了;更糟的狀況,店員會告訴你這費用還是不能用iCash卡結帳,當我反問對方原因時,對方的理由會是:「你看,我無法刷!」,但當店員自己定睛一瞧,發現是自己操作錯誤、先按了現金付款時卻會改口告訴我:「你剛沒有先跟我說你要用iCash卡繳費...」,我瞪大眼看著對方、心裡想著:「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說些啥?!」我不想為了這種小事跟他爭辯誰對誰錯,選擇搖了搖頭、掏起零錢,把手續費付了;從他的眼神與態度,我知道他自知理屈、我甚至猜想他應該對於自己第一時間選擇防衛自己的錯誤而感到很慚愧吧。

我在實驗什麼?只為了觀察這個「正當防衛錯誤」的行為模式、卻又不動聲色?若教育一個人不是我的責任、不是我的權利,為何我要自討苦吃、把自己弄得受氣?仔細想來也是自己活該。若我沒能力、沒意願讓一個人從錯誤中學習把事情作對、而只能換來對方「你又沒有講清楚!」之類的埋怨,那我何不鉅細靡遺地直接告訴他該如何把某件事情作對就好了?!我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有效率而快樂」的學習吧?!

「先生,抱歉,我想要繳高鐵車票的手續費,它可以用iCash繳費、麻煩你幫我用iCash卡刷掉那筆費用...謝謝!」「好!」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