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掉了一個東西,在週六、大學部小畢典之後。它是一個運動水壺、表面坑坑巴巴、部分部位掉漆、淺褐色、看起來不起眼,但我想找它。
 
老三走後,整理她家裡所遺留下的東西時,看到了那個未開封的全新運動水壺,那是我送給她的禮物,只是她從沒有機會用它。當時,老三家裡的大部分家當都化成一箱一箱寄給育幼院的貨包,「它」是我少數從她家裡帶回新竹的東西。
 
它不見了,但我想找到它;謝謝。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