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TH老師的訊息是一個讓人溫暖的正面肯定,那同一天香港城市大學郭位校長的一席話,無疑是引人反思的當頭棒喝。
 
本次學門成果發表會的最後一個行程是討論工工學門的未來展望,郭位校長是擔任引言角色的一位貴賓。他以具體的各國多項統計數字凸顯國內工工領域、工工教授的幸福,內容具體又不生硬、且極度流暢,實在是個很有深度、讓人感佩的學者。但真正引發反思的一席話是後續的一段話:「... 論工工學門通過計畫的教授數量計算,在場上的學者理應有600~400多人,但目前實際在現場的卻僅將近100人;... 我們要別人尊敬工工,首先要先自己尊敬工工,...」
 
在現場的我(甚至當時我也在台上),聽到這席話,一點也不會因為自己身在現場而感到自豪,而是一陣慚愧湧上心頭。捫心自問,要不是這個場次我已事先被邀請在台上與談,我勢必不是這不到100位成員的一位。的確,郭校長說的沒錯,我們這樣的行為的確不值得讓別人尊敬工工。而自己原本可能做出的選擇不但是不尊重自己,也同時是創造別人不尊重我的合理理由,但我卻一點都不自知。
 
對於學生不夠用心、不夠努力的不好品質報告或互動,我總是會以很嚴厲的回覆來告誡他們問題所在,也正是因為我認為他們不夠尊重自己所產出的東西、不尊重將要閱讀它/批閱它的人,自然就無法得到閱讀者/批閱者的尊重。但大多數的狀況,大家好像只把不尊重自己視為自己單方的選擇(如沒夠細心地完成報告是自己覺得不重要、無所謂的選擇),卻沒真正意識到自己在作這樣選擇的同時已等同簽了一個允許別人輕視自己的合同,而且不盡然有足夠謙卑的態度來面對別人看似不尊重的批評。
 
尊重別人等於尊重自己,也才能獲得別人的尊重;自重與否的確可以是個選擇,但自重與否往往也隱含對他人、對環境是否尊重。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