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我研究室的電話響起。
 
「請問是侯教授嗎?」「嗯!我是。」「是這樣的啦,我是侯**的同學,我們最近想要辦同學會,...」
 
當時心裡閃過兩個念頭,(1)對方一定不知道老三已經離開了、(2)我有這麼出名嗎?找老三的人怎都會知道可以找我?雖然類似的情況也不是第一次了。老三好像跟朋友絕緣一樣,而我就像她的Contact Window,好像找不到她的人,孤狗一下我,就有辦法找上她一樣。
 
「恩,她離開了喔。」「離開?!... 離開?!」我知道對方心中冒出了疑惑,但不知道該怎樣表達這疑惑,而我也不想製造他的困擾,「恩!她幾年前走了。」(我想這樣講他應該更清楚我在說啥了)「這...  這.... 怎會...」我知道對方當下是錯愕且不知該如何接話、問話的。「請問你的大名是?」「我是***」這名字不是全然陌生,因為曾經在大學時期到台科大幫老三的微積分期末考,我想應該是當時聽過這名字,或有幾面之緣的人,但我想不起對方的樣子。
 
心門又被敲了一次。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