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Sky」(1999) 是一部讓我很喜歡的電影,因為當中描寫很多深刻、卻又讓我共鳴的感情;它也成了我任教後第一份考卷的考題。
 
除夕前,到巷口理髮店理髮,從來不太攀談的老闆娘只冒出一句話給我:「你爸爸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了」。我淺淺地應了「嗯!」
 
大年初一,跟Ada在中山公園裡晃時,突然想起小時候你總是帶我們幾個小朋友們到那兒,在大門口放下我們、到側門買了烤玉米等著我們,即時我們樂不思蜀地在公園裡玩了好久,你都沒有一絲不耐與怨言。小時候,從沒有對這一幕感到一絲愧疚,但在公園裡跟Ada描述這段回憶時,卻有幾絲的辛酸。
 
大年初四一早,發現你枕頭下一片血泊,急忙叫了救護車;在救護車上,血泊再次淹沒你的臉;而這次,我真的嚇傻了。雖然這不是你第一次進入ICU,但卻是讓家人情緒最不安的一次。從昨天起,我的眼皮就不停地跳。
 
回想過去將近35年的日子裡,你不曾打過我、罵過我,你一直是默默、傻傻地笑、很少出聲,這就是我眼中的你。大年初三清晨三點,發現你倒在床邊,抱著你起身,你喚我趕緊去睡,我才發現,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親近地接觸你、抱你。
 
剛剛跟媽媽講過電話後,矛盾的情緒湧上心頭;我不知道,我在等待什麼。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