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鬱悶、不快樂、不順利、抱怨、焦慮被視為人心裡的垃圾,而把這些垃圾向自己信任的人表達、傾吐叫作「道」垃圾,透過「道」垃圾的過程讓垃圾能被化解、移轉,應該才叫作「倒」垃圾。
 
最近因工作上的不如意,心裡也產生了垃圾,除非真的很信任的人,否則我不習慣道垃圾、倒垃圾,可能是不想摧毀自己理性的形象、甚至避免形成無能的形象;而這也曾被解釋為我不善溝通、啥難題都自己悶著頭解決掉了,乍聽這種論點很讓人不以為然,但卻又不得不承認這樣的解釋有幾分道理。
 
這幾天,正因為道垃圾、倒垃圾不成,反而製造更多垃圾而感到更frustrated時,卻發現生活周邊的人也是垃圾不少。小小的辦公室、成員少的可以的大單位,竟然就可讓我碰上三個獨立「垃圾」事件。其實,一直以來,我很高興辦公室有太太俱樂部的成形,這代表她們形成了一股彼此慰藉的力量(先姑且不論這些太太們間慰藉的訊息與方式是否公正、客觀),而不過度陷入鑽牛角尖的境地。下班前,YY告訴我太太俱樂部的兩個「垃圾」事件,而我也雞婆地介入了當中的一件。跑完步後,看到還亮著燈的辦公室,出於好奇,再回辦公室一趟(其實比較是想挖冰涼的可樂)。也許是先前兩個垃圾事件讓我變得敏感,本想一走了之,臨走前,卻還是雞婆地再回過頭問了一句:「妳還好吧?」;結果又是另一個潰堤。Jesus! What did I do? 就這樣,我滿身大汗地又聽了一個「道」垃圾事件(至於是否讓對方覺得有「倒」垃圾的感覺,那就只能悉聽尊便了)。
 
當自己有垃圾時,通常不喜歡再承受別人的垃圾。但今天聽著別人的垃圾,自己回過頭想想,突然發現,因為自己的角色與權力,別人的這些垃圾已經不會是我必須面臨的垃圾(或說這些垃圾對我而言已不構成垃圾);而自己現在所真正面對的垃圾,卻可能是因為身處另一個社會階級才可以獲得的「享受」,這樣看來,我的這些垃圾似乎也沒有那麼不堪了。
 
能幫人倒垃圾是一種能力,但聽垃圾卻是一種福氣。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