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Christy提到他們學校健檢的措施,帶出了「健檢講好聽點是小心謹慎、講難聽點是膽小」一段話(這句話僅是針對我們特定的談話對象,並非針對所有健檢者),而我也因此有機會反思這麼多年來,我每年必參加學校舉辦健檢的動機是啥?是『小心謹慎』、還是『膽小』?
 
學校每年在五月左右會有安排馬偕醫院專門時段的健檢,意者可直接報名、安排健檢時間,年紀四十歲以上的教職員還可每兩年獲得免費補助一次,四十歲以下的我,當然得不到啥經濟上的優惠(除了馬偕提供學校的折扣以外)。但幾年下來,我每年在得到這個訊息後,都會馬上報名參加。但原因到底是啥?(畢竟每次健檢時,身邊都是「資深的長者」,自己參加健檢就像個「奧肖年」一樣,其實我自己也是挺尷尬的。)
 
除了工作以外的事,基本上我不算是「小心謹慎」的;「膽小」?除了嚴重懼高以外,我覺得我的膽子還算OK!每見健檢訊息就報名的情緒,並不是擔心自己是不是有啥病痛,相反地,是想證明自己沒有病痛(至少在健檢的項目是如此);也就是每年我要花幾千元證明自己是健康的!為啥我要這樣做?因為我已經聽膩了家裡人、朋友、學生告訴我:「**,你自己身體要顧啊...」、「要多注意飲食啊...」、「老師,你常熬夜對身體不好喔、會爆肝」。雖然,這是親友、學生的關心之詞,但通常我心裡冒出的OS是:「親友們,你們想太多了吧,我不但可能比你們想的還健康,甚至可能比你們還健康」、「學生們,你可能只是為自己的不用努力找個出路與藉口吧」。有了健檢的證明,我就可以拿健檢報告來塞別人的嘴。
 
我最討厭聽到的字眼就是「爆肝」。「這樣辛苦遲早會爆肝...」,與其說我討厭這種誇大其詞的說法,還不如說我討厭這背後隱含為自己找一條退路的心態。因為我從來沒聽學生說過「夜遊會爆肝」、「夜唱會爆肝」、總之,熬夜玩樂就不會爆肝就是了!我不會以熬夜為驕傲、也不會以工作很久為驕傲,甚至我曾跟人說過「忙碌不值得驕傲」,讓人被重重一擊。相反地,我比較喜歡聽到「看你成天嘻嘻哈哈、也沒作啥,就能把事情完成了...」的評語。我認為一個人工作的價值不在於他實際花多少時間在一份工作上,而是他精鍊地用多少心思產生好的結果。花很多時間卻沒能把事情做好,就算運氣好點沒有遭到責難,頂多也只能得到同情;花很多時間把事情做好,只能得到尊敬;花很少時間把事情做好,能得到欽佩。所以每當學生問我是不是熬夜熬很晚、睡眠時間很少,我都尷尬地不知道該為自己沒有「混日子」而驕傲,還是該為自己沒能有效率地把所有工作做好而弄到三更半夜感到羞恥。
 
很多的報導、輿論好像普遍認為身體狀況不好、過勞死就是因為「工作」?沒錯,「工作」並不可愛,但也不該是所有責任歸咎的終點。使工作讓自己沒有時間可以運動、還是自己本來就不愛運動;是自己本來就飲食習慣不佳,還是工作所致?接了行政主管後,自己的時間彈性變低,我以為自己可以保有跑步習慣的機會會降低,但卻恰恰相反,因為更清楚自己時間的沒有彈性;我讓自己原本黃昏跑步的時間更有彈性,黃昏有行程可以中午跑、中午有會議可以早上跑,...(當然我相信有人心裡會想,那是你的工作讓你有這樣的彈性;但這想法是一種藉口、還是理由,我想彼此心知肚明)。
 
我常被單位裡的CP笑說:「你大中午的去跑步一定被人笑是瘋子」、也常被問到下雨天怎還去跑步?但仔細想想,這些質疑固然有一些健康或安全的道理在,但是真正決定不去跑步是因為大中午或下雨天嗎?還是大中午或下雨天只是一個很理所當然的藉口而已?!為了健康的理由而選擇不去作健康(假設運動是健康的話)的事,到底是一種正當理由、還是一種藉口?
 
我們可以找到做一件事可能產生的問題,而背後原因可能是理由、也可能是藉口,但不管怎樣,結論都不等於「所以我們不去作這件事」。幾天前跟學生討論到他的研究方向,他跟我說他沒有作A事讓結果更好,是因為擔心作A事可能會有B問題。表面上,這理由看似正當,但我的回應是:你也認為作A事會讓結果更好、也知道作A事可能會有B問題,Good points! 但這Good points背後所隱含的結論不是:「所以就不要作A事」,而是「作A事,而且要小心防範不讓B問題發生」。
 
生活、工作當中又有多少看似理所當然的理由,其實只是掩飾自己、幫自己找出路的藉口?「健康檢查」報告雖不等於健康的全部,卻是我可以用來搓破理所當然理由的工具。也許有人會認為「健康檢查」報告只是一時的,那我心裡會想:你到底還有多少藉口?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