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終於鼓起勇氣把我選好打算用於參展的照片帶到攝影課去讓老師評論。
 
以前,我頂多只會在外拍時把自己拍的照片給一旁的指導老師確認;平時上課時,我都只是選擇看別人把作品拿給老師評論,希望藉此瞭解別人都拍出怎樣的照片,而老師又怎樣看這些照片,但從不敢把自己的照片攤出來被老師檢討,因為可能自己還沒有心理準備接受老師的批評。今天,為了參展,我鼓起勇氣帶了照片讓老師提供評選的建議。我還故意選擇比以往還要早的時間到達教室,一方面要避開評論時可能引來的人潮、一方面期望能夠順利堵到老師對我的作品下評論。
 
第一張照片就為我注入了強心劑,老師說拍的很不錯,接連幾張也都獲得類似的評論,他認為我的構圖很不錯,也頗有自己的想法。進入後半段時,照片越發走向戲謔風,我知道他一眼看不出重點所在,所以我都會暗示性地破題,聽到我的破題,他總會發出會心的一笑,認為蠻有意思的。有一張甚至讓他發出狂笑,就是「前胸貼後背」,他還說了:「你這個年輕人,腦筋裡都在想些啥?!」我想不管拍的好不好,某種程度,他可以接受我為照片所創造的主題。
 
當然他也給我一些他的建議,他認為「現代瓶中信」他可能不會拍的那樣清楚,而是會有小小的晃動來呈現那意境;「復古敞篷車」若能留出騾車前方的路,效果會更完美;對於「成長之路」、「只要我長大」他的論點跟我自己認為的缺憾相近、...
 
對於攝影,現在我又多了一分信心。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