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一步一腳印 發現新台灣」,介紹了一位抗癌14年的小鬥士。主角堅持不坐輪椅,蹣跚的步伐很難不引發一般人的惻隱之心。
 
記得小學時,有位同學因病可以不用升旗(好像聽說不能曬太陽),大家都很羨慕他;雖然到目前我還是不知道到底他生了啥病,但一直對白白、腫腫的他有深刻印象。不知道是因為身材、還是因為生病,所以他跑不快;但也許平時太悶了,每到下課他還是跟同學一起玩。當時大家最愛玩的就是捉迷藏,每到輪到他當鬼時,大家都有一個策略,就是躲的越遠越好,其實心理就是欺負他跑不快,一旦被他抓到,也一定能夠比他先跑回原點「達陣」。我相信,他知道大家都在欺負他,但他還是很喜歡跟大家一起玩。國中時,也有位同學常被大家欺負(體型跟國小那位同學好像),不同於國小的個案,這位同學被欺負的程度已經涉及到肢體與金錢的侵犯。有時候,想到這兩個個案,我總會有那麼一點點自責,為何自己當初沒有一點惻隱之心,非但沒有跳出來改變大家對他們的欺負行徑,某種程度自己還成了共犯者。
 
這一陣子,自己到多個學校訪視,同行的訪視委員中有一位行動不方便;一回,受訪學校開了小巴士到車站接同行的訪視委員、助理,我一直都是第一個上車,因為座位很多,一開始自己就選了車門邊的座位坐下,但想想之後這位行動不方便的委員,我又起身往後面坐;但沒想到接著上來的助理直接就一屁股坐上我空出的位置。我還在想要不要提醒那位助理時,那位委員已經上車,為了不讓場面尷尬,自己選擇當作沒事發生。走在路上,有時會想說是否要主動幫這位委員提行李,但很怕自己這樣的幫忙反而凸顯他的不方便、讓大家注意到他的不一樣,而都作罷。
 
我常在想,若我是個不方便的人,到底我期望別人幫助我、感受到這世界的溫暖熱情,還是希望大家沒看到我的不方便,把我當一般人一樣地不給我過多的同情。也許,助理看似漠然的舉動,才是真正把那位委員視為正常人、尊重他是一般人的表現。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