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不同的團體(工作場所、家庭、朋友圈、...)扮演不同的角色,也常可能對某個團體感到文化感到失望、惱怒、不悅、...,心想「為何大家要這樣?」、「為何沒有一個領袖將整個團體整頓一下?」有時人會恨自己做到流汗、嫌到流涎而想放棄這個團體、有時想獨善其身算了、有時想乾脆同流合污好了。到底一個團體的文化是否該由一個領導者邀集大家定下共識或規範來形成?就算是,這樣所塑造的文化是不是好的文化?對我而言,我最在意的三個團體文化就是研究室的文化、辦公室的文化以及課堂的文化。
 
  以下是我跟一個對團體文化有熱忱,但卻也陷入失望境地的學生所摘要編修的對話:
 
我:「選擇對的事去作目的是為了自己人格的養成,若說它有啥目的的話,那應該就是希望讓自己變成一個自己喜歡、看得起的人。至於團體裡的別人怎樣作、怎樣反應,也許不那麼重要,因為別人怎樣作,並不會影響這件事原本的對與錯。」
我:「當然,團體裡的別人不如自己預期那樣作,心中會有比較、不平衡的想法在所難免。但若你願意在比較或不平衡時,試著用上面想法(你的目的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別人該怎樣)來讓自己轉化情緒時,得利的其實是自己。選擇對的事情去作,一點都不笨、也一點都不會不公平」
學生:「嗯嗯,我懂了, 這的確是我在對團體失落時沒有想到的。」
我:「若你覺得可以作、願意作、也真的去作為了團體好的傻事,對你好處當然是一種學習自發的練習,也往往無形中獲得別人對你的肯定(當然也許你的本意並非如此,但這種非你本意的好處,往往就是你在選擇為自己而作時,同時會產生的附加價值)。」
學生:「恩。」
我:「在一個辦公室裡,有不同做事風格的人;有人選擇不投入、不積極、不主動做事,有人很笨、自己找事作。後者往往有練習做事的機會,同時間還可能獲得其他人默默的肯定;前者,也許少了花勞力、耗腦力的辛苦(如果說算是辛苦的話),但卻也默默地吃下來自別人的負面評價。所以,我覺得笨的人賺比較多。」
學生:「其實不笨,只是執著。」
我:「但很多人還是覺得不投入、不積極、不主動做事的人還是獲得相同的利益,認為那種人比較聰明,覺得忙的人是阿Q、是自己騙自己。」
我:「我講這些,是要讓你知道,若你因為團體的反應而讓你失望地選擇放棄這個團體,很可能你就變成了大家以為的聰明人,因為你選擇跟他們一樣。」
學生:「OK!  我瞭解。」
我:「所以任何時刻都不要有放棄的念頭。我剛說過我放棄過,但我只放棄團體裡的個案,我不會放棄對團體、對環境的熱忱,除非整個團體都這樣,那我只好選擇獨善其身。」
學生:「嗯嗯,我瞭解了。」
我:「因為是跟你對話,所以我只是想告訴你,你可以試著怎麼想、怎麼作,並不是認為改變團體是你的責任。」
學生:「我不會這樣想的,我不覺得你賦予我什麼責任。但是, 不可否認  我希望這樣繼續努力的時候  ,需要一個有力的支持 ,算是一種動力和鼓舞。」
學生:「我擔心這個團體群龍無首,雖然「首」不一定只有一個,  但是不能沒有。」
我:「有時候,團體並不一定要有「首」;而且想要改變團體文化、創造團體文化的人,也不一定要是「首」。」
學生:「那誰來帶領創造和改變呢?」
我:「我舉個例子,辦公室很亂,你以為創造好文化的方式是有個領導者,邀集大家定下規範,然後遵守,是嗎?」
學生:「我懂你的意思了 , 我也許會像你舉的方式去做。」
我:「那你的新見解是?」
學生:「我可以先從我的環境開始改變起,慢慢地改變一些環境的局部。當有別人跟我一樣的認同的時候  就會跟進,然後  整個辦公室的環境就會改善。」
我:「我覺得應該可以更好。」
學生:「我沒想到。」
我:「兩種答案:『辦公室好亂喔,我來整理一下好了!』、『辦公室好亂喔,我們來整理一下好了!』你剛的作法是傾向獨善其身。」
學生:「OK, I see.」
我:「也許一次、兩次你都必須主動,但也許時間久了,換做是別人看到相同狀況也會自發地覺得自己也可以作,畢竟也曾有人這麼吃虧地這樣做。」
我:當然,有可能發生一種讓人失望的結果:大家從此認定這是你該作的事,那你怎辦?」
學生:「我會先拉一個跟我比較要好的人  或是觀念契合的一起動手。」
我:「恩,若沒有這個人咧?你會怎樣作?」
學生:「沒想法...」
我:「我會先選擇放棄這個團體,我先當作我所謂的『整個團體都是一個樣』的情況發生了;所以只能獨善其身。若有別人意識到少了這個你這個主動者時,就可能會經由團體反省兒形成一個新秩序。若沒別人意識到突然少了這個主動者時,代表大家真的都不在意這件事;那我也的確是該放棄了。」
學生:「嗯嗯,也可以說是變相地讓其他人知道辦公室很亂這一件事。」
我:「你目前想到的團體文化,是形成大家遵守共同規則,我覺得這其實這不是一個好的文化,我不希望涉入研究室的文化太多,就是不希望那成為我的規則,其實那應該是你們的規則、或甚至是你們個人的信念,而不是因為被約束的結果所形成。」
我:「你不必讓自己當領袖、有權去訂出大家共同遵守的規範,我覺得人在作、天在看,或身邊的人會看(除非有人真的很白目);當然,你不需要有這麼大的責任感,但你若真的有心改變一個團體的文化,你不必是『頭』就可以作。創造一個團體的文化不難,除非你要的文化是大家不喜歡或不認同的。」
學生:「我想我會試試的  ,些觀念是過去我ㄧ直乏的 ,就算自私點,不是為了團體 ,只是為了想讓自己更成長。」
我:「Bingo!!! You get the point!!! 對,人不是絕對無私的,所以給自己這種理由是讓自己長久當笨蛋很重要的動力。」
 
  塑造一個團體文化所需要的不是領袖,而是笨蛋。笨蛋其實一點都不高尚,其實很自私,但別人往往會敬佩笨蛋。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