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年寒假起,我陸續跟四位老師透過Email或書面信件聯繫,包括理化老師、數學老師、國文老師、國一導師(英文老師),直到今天,我所有的信件才算獲得完整回應。
 
今天,我的Email中有一封來自國一導師(她也是四位國中老師中最後一個回應的)的信件。除了基本的寒暄,她也如同國文老師一樣送了我一段回憶:「...腦海中立即出現國一時的你的樣子,瘦瘦小小、謙虛有禮、總是默默的用功,你曾告訴我"英文好難",讓我回家後反省了自己的教法,我自問如果連你這麼聰明用功的學生,都覺得難,那麼我的教法該改改了。經過多年,現在相信我的教法已改變不少,真謝謝你,這正是所謂的"教學相長"」。
 
我永遠記得在國中生第一次面對「週記」時,她要我們寫了一則自我介紹;在自我介紹中,我提到我不喜歡吃魚,而她也是第一個告訴我「吃魚會變聰明」的人(雖然後來這樣講的人已經多到無法計數)。在那次週記後,有天早自習時,我被她叫出去談談(應該說是聊聊),主要是聊聊我的家庭狀況、我的學習狀況。因為自己從沒上過補習班,比起許多在入學前已經進入補習班學英文的同學,我自覺對英文不夠進入狀況,並沒有表示對我這位導師的教學方式感到質疑的意思,但無心的一句話卻讓她作了改變。也是在跟她談過之後,我才開始體會到,數學是得「算」的,我一直認為數學只要懂就好了,不需要算,忽略練習的重要與代表的意義,也從此改善了自己數學粗心的問題。
 
另外想到的是,我也忘了是啥原因,每次她要上英文新課前,我總得趁著下課將該課的生字、音標寫在黑板上,讓她上課時能夠使用。現在想到自己當初必須拿著椅子站上講台寫板書的畫面(個頭太小),就有一種很想笑的感覺。不過,當時上這種課也著實充滿尷尬,看到自己寫在黑板上歪七扭八的字跡(國中生哪習慣用粉筆),還要全班同學看著一起學英文生字,總希望這部分趕緊結束...
 
原來,我的板書荼毒史從國一就已經開始了...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