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清大第一年寒假,我很畏懼新學期的開學,但這過程發生了一件事,讓我從此改變這樣的想法。
 
當年是樂透彩剛發行的第一年,全國正為樂透彩瘋狂,但我家人對此並不熱衷。不知我的哪個姊姊,作了這樣的提議:趁著過年,全家每個人都買個兩張彩券,也許可以討點喜氣。當時我對這提議完全不以為然,因為我到清大教書第一學期就是教授工程統計,不論從機率、統計兩個角度來看,買彩券就是個吃虧的行為,我自許擁有這樣的專業,當然會理性地判斷這樣作的不合理性。我甚至還誇口告訴家人:「你們都跟我買號碼,中了我照台北銀行公佈的金額賠給你們,我就是賭你們不會中獎!」以前每每經過彩券行前看到大牌長龍的人潮時,我心中總會自以為是地冒出這些人真是不理性的鄙視態度。
 
當年除夕是開獎日。當天白天我去參加高中同學會,黃昏回到家時,已經有兩張彩券壓在我皮夾下,原來家裡已經有人雞婆地先幫我買好彩券。在距離開獎不到兩小時的光景中,我的心情竟然有了180度的大轉變,手裡看著那兩張彩券,心中冒出無限美麗的幻想:「如果我中了大獎,我是不是可以從此不用工作了?我是不是可以成天遊山玩水?...」。甚至我當時還在想,如果這次不中,我下次一定還要再買,直到我中大獎為止,因為這感覺太美好了!如果我真有那個中獎機會,我的所有工作壓力全然都可以拋開。在那短短的兩小時裡,我一直期待開獎的那一刻,好像大獎非我莫屬一樣。先前的理性完全灰飛湮滅,取而代之的是徹底擺脫現狀的慾念...
 
終於盼到7:50的開獎,我記得當時家人兵分二路在家裡二樓、三樓看開獎,我充滿期待與喜悅地望著一個一個開出的號碼(真是有種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愚昧)。第一個號碼沒中,沒關係,還有機會,第二個號碼沒中、第三個號碼沒中、...;當第三個號碼開出,而我手上兩張彩券上都沒有電視上的三個號碼時,我心裡冒出的想法是:「什麼跟什麼,這怎麼可能會中?這太難了吧...」果不其然,我手中了兩張彩券都沒有號碼跟開出的號碼相同,而家裡其他人也都一樣沒有中獎,樓上、樓下哀嚎聲四起(真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反應...)。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