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收到某位大一新生寄來的電子郵件,我不知道為何對方會送了這樣的信給我,我們有了以下互動內容:
 
大一新生:「侯老師您好  我是今年就讀的工工系大ㄧ新生, 因為我手上只有去年拿到的一些資料, 不知道今年在入學之前有沒有哪些東西是要注意的?可否請您回覆給我,謝謝!!」
 
看到這封信的當下,我似乎體會到為何曾有些學生提過他寄Email給其他老師時,其他老師都沒有回應。我必須承認,看到這樣一封信我一度想Ignore而不回應,一來此信沒有署名、二來我覺得這樣的要求似乎是不長眼的請求。但念在發信者的其他內容尚有基本禮儀,我回覆:「Sorry,我不知道你要什麼資料?!   Sincerely,  Adam Hou」
 
不久之後,得到對方的回信:「因為我是去年休學,所以我沒有今年的新生資料袋!!而且我不知道直屬學長是誰?可以告訴我嗎」。這次,我真的不高興了:「你不該問我(我並非行政職員),請逕洽系辦小姐。而且,提醒你寫信請記得署名,這是互動的基本禮貌。你不署名,要找你直屬學長豈不緣木求魚?  Sincerely, Adam Hou
 
很矛盾地,我既不希望這是另一封作弄信(因為先前也曾收過類似不長眼的信,多年後才知道是學生要測試我回信速度的傑作)、卻又希望它是作弄信;因為它若不是一封作弄信,我不知道該以啥樣心態看待這些新世代的行徑。
 
幾年前,在大葉任教時,有位學生曾透過ICQ(相當於"我們那個年代"的MSN)問我課程相關問題,我詢問對方身份,得到的回應竟然是「你不用知道我是誰」。後來,我並沒有回覆那學生所提出的問題。
 
時代...真的 變了。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