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喜歡自由,希望擁有思考的自由、表達的自由、行動的自由、...
 
自去年起,因為與一家物流公司合作計畫,所以常需以每週一次的頻率到該公司討論、說明、報告。我很喜歡這家公司的經營方式與淳厚的經營理念,在追求利潤的同時卻不讓人感到市儈,更重要的是,對於學界他們有很高的尊敬度、配合度與信任度,這是很讓人感佩的企業特質,我很珍惜與他們合作的機會。每次討論、報告完,我總會在該公司呆上一陣子、整理一點書面資料。今天整理書面資料時,往日那種不進業界的情緒,又再度湧現。
 
博一暑假時,因為研究計畫的關係,到工研院擔任暑期的全職研究員,當慣自由學生,當時對於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非常難以適應。工研院的工作時間已相當有彈性,且當時的主管也給我極大的支持與空間,但我還是無法適應這種上班時間被綁死的工作環境。感覺自己上班時想睡覺、每日一上班就等吃飯、吃完飯就等下班、每週等放假、每次放假苦週一上班,但這是大部分工作所具備的特質。上下班時間自由的工作,幾希矣...
 
從小,在「我的志願」的作文中,我總是寫著我長大要當「教授」(是教授喔,不是老師;真不知道為何小小年紀怎會有如此的真知灼見,實在不由得佩服自己)。求學之路走來,也只換過教學單位的想法(一度想改教高中,原因暫不贅述),到學校教書一直是我不變的生涯方向,圖的就是這個工作的自由度高。也因此在退伍前的求職準備期中,我前前後後共丟了四十多份履歷,這些工作的共同點,就是到大專院校任教,無一不是。
 
朋友常笑我,有一份這麼自由的工作,為何看我好像還是成天都在工作,當老師怎當成這樣...。我不喜歡被工作時間綁住,喜歡自己駕馭時間的感覺,即便自己實際的工作時間遠超過朝九晚五的工作,但總覺得是為自己而作,而不是為別人而作。為了能夠持續享受這種自由或追求更多的自由,我必須選擇自制與自治;為了自由而自制,我很甘願...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