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我的所在地由新加坡變成新竹。
 
新加坡是個不算有歷史、不算有特殊自然景觀的國家(或城市),甚至它的歷史與台灣史差異不多,但五天的行程卻讓我對新加坡感到佩服。回到台灣後,去年底曾與我一同遊訪菲律賓的Steve要我比較兩個國家,相較於菲律賓,我給新加坡是正分,但這樣的比較不盡公平(菲律賓行程沒有領隊系統地導覽),純粹是個人感受所下的結論。在這樣小的城市面積裡(據領隊說法,繞最外圍僅需2Hr、直行最寬的東西向也僅需40Min),新加坡政府利用科技與規範創造可圈可點的成績,也可以看到新加坡致力於觀光發展的用心,除了各景點的規劃外,利用科技與誠意,打造不一樣的觀光風貌。聖淘沙音樂噴泉的熱情歡迎、飛禽公園流露的環保意識、... 再再都顯示新加坡對於觀光事業的投入。
 
相同的用心與誠意也曾在韓國濟州島感受到。論熱情與整體規劃,濟州島勝於新加坡;論單點的深度規劃,則新加坡優於濟州島。行程中,我一直在想,台灣這樣的用心在哪裡?但我卻找不到一個可以媲美的景點,不知道是我對台灣景點的不瞭解,還是事實上真的不存在,這樣的結論其實是相當令人感到慚愧的。
 
除了新加坡的特色以外,此次同行的各校老師很多。行程中,你幾乎忘了他們是所謂的「教授」,就好像跟你身邊的朋友一樣(Sorry,雖然我自己也是老師,我對老師也有刻板印象...)。人跟人之間的關係是相對的、也是因時、因地而異的;在學校裡老師與學生存在師生的距離、在學術殿堂裡老師間存在專業差異所塑造的距離,這些距離,隨著旅行而消失...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