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考成績公佈後,我發現自己已經沒有再繼續念高三的動機,即便每天跟著上輔導課,但攤在桌上的卻是「鹿苑長春」(描述一個小男孩與一隻野生鹿的故事),因為看過它的卡通,所以才特別有興趣看它的原作。在當時資優班的升學壓力下,這樣的享受似乎是種奢求。
 
成績公佈後的某天,導師私下喚我,想瞭解我選填志願的意向。為了能順利離開高中,不受繼續考第一志願的遊說所動搖,我努力地想著說帖。最好的理由就是僅需要考上清大即可(因為學校還是認為台大人數較有指標性意義),以便與當時在清大念核工系(現已改名為系統與工程學系)的二姐就近照顧。導師得知我棄第三類組轉第二類組、而且以清大為選校目標後,回了我一句:「你的成績也不會考上清大太好的科系」;我只能無奈地說「我知道」。
 
一如我所擬訂的策略,志願卡上,我從清大理工科系的第一名一路填下十幾個志願,最後補上一個台大電機,就完成了我的志願填寫。這樣的選擇父母必沒有任何反對,甚至還表示贊成。但我娘並不是都這樣開明,當初二姐考大學時,都認定以考上師大、取得穩定的教職工作為第一志願,但成績公佈後,二姐可能對於這樣的成績選擇師大有點可惜,而穿插了清大的志願,但沒想到結果就這樣陰錯陽差地進了清大。我娘當時氣得幾天不跟二姐說話,而二姐當時也對於這樣的結果抱持一絲歉意...
 
在當時,三家電視台會先播放各校系的最低錄取成績(之後才會有報紙刊出人名榜單),我看著清大所有理工科系的最低錄取成績後,心裡已經有譜(雖然以成績而論,我真正該錄取的是台大土木)。沒多久後,就在家裡接到導師的關切電話,想知道我考上哪裡。我告訴他:「清大工工系」,他反問我:「你知道那科系在幹嘛嗎?」。一個高中生怎會知道工工系在幹些啥?!加上當時網路又不發達,更沒有系所網頁,我自然對工工系一點都不瞭解。但為了能順利離開高中,我當時無法把這樣的答案給導師,我告訴他:「大概知道」。他回了一句我至今為止都還記得的話:「對啦,工工系講好聽點是當廠長、講難聽點是當工頭」,把我的選擇惡狠狠地潑了冷水,這段過程在幾年前系上電子報的訪問中我也曾提過。
 
很難想像地,要放棄高三、到清大工工就讀,在當時的狀況下是一種忍辱負重的決定,就像是個任性小孩因不懂現實所作的盲目決定。在家人支持,學校老師不肯定、同學不知這是個啥科系的狀況下(他們只會拿「公公」系開玩笑),我選擇了這麼一個科系,離開了兩年的高中生活。即便我離開了高中,在高三那年,老師還是以我的選擇作為班上同學的教材,認為我是對自己沒有信心才下這樣的決定;每次同學會提到這些事,我都只能冷冷地聆聽,一點也不想追問到底導師說了些啥、同學作了啥反應。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