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照片.jpg

今年,我收到的第一張實體耶誕卡是Jill送的。

我相信,實體卡片的市場已經大幅萎縮;也許正因為如此,卡片的設計也更別出心裁、推陳出新,Jill送我的這張就是個立體造型的猴子。猶記小時候的卡片,貴一點的會黏上金粉(雖然現在想起來會覺得那稍微俗氣了點),但也都是五元內有找的價格;更貴的就是有音樂的卡片。但不論如何,在那時候,挑卡片的過程就是一種享受。

隨著時代的進步,這種享受逐漸不再。早些年我還會自己做卡片寄給好友;雖然卡片上的圖片是來自別人的設計(但願不會有人因此告我);而且當時還故意很搞怪地選擇「行憲紀念日」當重點。電子化時代,e-card一度盛行,但在這一兩年內,它們似乎又退流行了(還是因為我的朋友越來越少的緣故?!)。理想上,電子傳情意是"最方便"、"最有效率"、"最低成本"的手法,但太方便導致低誠意、低誠意導致放棄作;這樣的理由,真是再關冕堂皇不過了(至少我都是這樣給自己藉口的)

桌面21.jpg 

隔壁辦公室的HJ姐,每年總會請廠商大量印製自己的卡片,上面印著她所選定的照片與祝福話,然後自己親筆署名、寫郵寄地址,這是我近期見過在寄卡片這檔事上最有誠意的一位朋友。但寄出去的卡片多,收到的卡片也多;看著最後被送到垃圾桶的卡片,我問HJ姐:「卡片就這樣丟掉嗎?」「沒辦法啊,否則太多了...」但看著那些在這時代裡不常見的卡片就這樣躺在垃圾桶裡,真是覺得非常可惜。我曾問HJ姐:「你考慮過把它們掃瞄起來或拍下來嗎?」

我已經喪失了寄送卡片的動力,不論是實體形式或電子形式(最近期的一次應該是今年過年時親筆寫下「吉祥如意」);也因為這樣,我更知道該珍視在每個節日、每個事件中來自於親友、學生的祝福,不論是數位化形式或事實體形式的祝福;所以這些祝福都會被我數位化地保留下來。在數位化的時代,這些祝福都被我依日期、按人物方式井然有序地歸檔了(當然對應的實體卡片也依舊保留)

唉~我好久沒寄卡片給別人了,我要繼續讓自己當沒有溫度的人嗎?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