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我娘就警告我,要我不能念機械科系;因為算命的告訴她,若我碰機械會有血光之災。雖然我沒有念機械系,但卻在念工工系、以及擔任助教的過程,多次碰了各種加工機械。即便教書階段,我甚至還曾擔任「工廠實習」課程的授課老師。這些事,我一直不敢讓我娘知道。

我任教後,我娘告訴我,她自己閒來沒事撥打第四台(或廣播節目,我忘了...)的算命電話,幫家裡的每個小孩確認一下名字的好壞。電話那頭的算命師說我的名字取得很好、無需改名;我笑我娘說,八成是她在向人家報我名字時精氣神十足,人家才猜想這個名字的主人應該是沒有發展上大礙才是。

多年前,我在嘉義的一家的咖啡店裡,遇上一個幫人用名字占卜的人,對方主動邀我讓他免費算個命。對方拿過我的名字,冷冷地直言我的名字沒有問題,一度我以為是因為免費算命的原因,對方才如此意態闌珊、講場面話。但對方卻對我同行朋友的名字多所建言,搞得同行朋友不是滋味、怨言掛嘴邊。

今天,我在學校咖啡廳遇到一位多年未見的高中學長;他說他還記得我的生日,因為他曾幫我算過命。他說,他很替我高興,因為我的命會一直很不錯,包括未來。

我的命會很不錯,包括未來;所以我該更努力點。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