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是以為我沒不良於行,所以走在平地上,我不會跌跤。

我一直認為,在平地走得好好的是天經地義的事,而過去的諸多事實也這樣告訴我、強化我這個理所當然的信念。所以,我從沒思考過在平地上走路是需要練習的、是需要注意的,腦袋瓜裡想的盡是如何爬好山。

有一天、很不起眼的一天,我在平地上走路跌了個跤、而且還摔得皮開肉綻,才發現自己一意孤行地在練習爬山時,根本輕視了走平地這檔事。連平地都走不好、還談什麼爬山?這個發現,讓人很難受、很震驚、也很難堪。

但終究,我還是沒有放棄想要學好爬山,只是在平地摔傷的那次經驗,讓我更深刻地注意到更多細節;在練習爬山的同時,也不可以忘了平時走路也得做好基本功。如今,我雖然因此陸續地成功爬完幾座山,但那平地摔傷的經驗至今還是那樣深刻。我感激那次經驗,雖然當時它是讓自己那樣難堪,但若沒有那次經驗,我可能帶著自負在爬山過程摔死自己,更別提要把山爬好、爬完。

我希望我永遠不會忘掉它,希望妳也不會忘,這是我最後所能給妳的勉勵;雖然我們從沒問過彼此那次的摔傷有多嚴重。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