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時,收到一封國外的一位老中教授寫Email請我打個電話給現在人在台灣的他;回到台灣後,就在今天,懷著忐忑的心,想著這位資深的教授到底要我打電話給他作什麼,撥了電話給他...
 
這位資深教授相當積極、也事必躬親,已經是多個SCI期刊的主編,在學術圈相當具有地位與威望;平時,我跟他的互動就是他丟稿子讓我審,我投稿給他... 一切都是官方活動。正也因為如此,這樣的Request讓我相當訝異、甚至不安。
 
電話那頭一陣的寒暄問候後,取而代之的是讓我幾乎噴飯的Request,電話那頭娓娓道來一見黑色紀念衫的故事... 這位資深教授多年前曾經拿到系上贈與的黑色紀念杉,由於尺寸太小,他讓給了他的小朋友穿,想不到一穿就好幾年,小朋友卻還愛不釋手(喜歡它的配色),身為父親的他,於心不忍,想要幫他多買兩件,希望我能幫他找找... 這是個讓我覺得很有趣的任務,我看到一個有威嚴的父親,為了小朋友一點點微薄的需求所做的努力,心裡呈現的不再是那教授嚴肅而專業的臉,而是慈祥的父親面容...
 
去年暑假隨同一家物流公司老闆一行人前往日本東京考察當地物流中心時也有類似的情況。在我印象中,這家公司老闆是親切的、但卻又有幾分專業的威嚴(在員工心目中,這威嚴當然更被強化)。老闆的小朋友在日本留學,行程中的某一晚上,他的小朋友陪參訪團一行人一同晚餐,坐在小朋友旁的大老闆,突然間,沒有了那種威嚴的氣息,只有一種慈祥的神態,這種轉變並沒有流露在言語、沒有流露在舉止、就僅透過眼神清楚傳達,... 事後,我告訴老闆:「你剛剛在小朋友面前真的是爸爸、不是老闆」;他問我差別在哪,我答不出來...
 
人在面對不同場合、不同對象時,擺出的臉譜是不一樣的。在工作場合,擺出的是專業、自信的臉(即使是內在空無一物,也要先聲奪人)、在熱戀情人面前,擺出的是倒退生理年齡10年或甚至20年的臉、在鏡子面前,擺出的是擠眉弄眼的臉。人只有自己獨處的時候,是最不要臉的...
 
PS. 除了以下兩款式外(感謝alanya提供的照片),清大工工還有出過哪些黑色紀念衫啊?(知道的請告訴我,感激不盡)

    全站熱搜

    侯建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